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世界上十大未解之谜

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 • 

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

2月6日,客、貨運輸占營業收入超過五成的德新交運(603032.SH)在公告中披露,公司客運站售票發車業務和旅客、貨物運輸等業務於1月25日暫停,短期內對公司主營業務造成一定影響。

上述宜昌交運相關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沒確定公司對應哪些優惠政策和措施,“但我們相信國家政策,復工之後在業績和經營方面都會努力,儘量彌補一季度遭受的損失”。

“乘客乘坐的里程、在運輸工具內的時間長短和疫情對於這個企業的影響成正比關係。”2月14日,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所所長董登新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目前,飛機運輸的時間一般是兩個小時左右;高鐵乘坐的時間為3-5個小時;短途汽車一般是2-5小時,而公交和地鐵相對的乘坐時間就比較短。運輸的路途越長,乘客待在相對密閉的空間內時間就越長,被感染的風險就更高,所以受到疫情的影響就更大。

“第一季度的業績肯定是有影響的,但疫情還未結束,具體損失不好說。”上述宜昌交運相關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疫情對於企業帶來巨大的影響,國家以及各個省市紛紛出台暖企措施。其中,2月6日,財政部稅務局發佈《關於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關稅收政策的公告》,指出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困難行業企業2020年度發生的虧損,最長結轉年限由5年延長至8年。困難行業企業,包括交通運輸、餐飲、住宿、旅游(指旅行社及相關服務、游覽景區管理兩類)四大類。

K圖 002627_0  [摘要] 目前還沒確定公司對應哪些優惠政策和措施,“但我們相信國家政策,復工之後在業績和經營方面都會努力,儘量彌補一季度遭受的損失”。  新冠肺炎疫情下,湖北省乃至全國各地都實行了不同程度的交通管制。城市被按下暫停鍵,這讓許多從事道路客運服務的公司犯了難。

身處疫情中心,宜昌交運(002627.SZ)對此的感受更為強烈。受疫情影響,宜昌交運自1月底起便陸續暫停了大部分客運業務。

上述宜昌交運相關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公司客運業務主要是城際公交,覆蓋周邊縣市,年前很多人都已返鄉,之後返工需要出行,這部分存量客源比較穩定,相信復工之後客流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反彈。

近乎停擺的不止宜昌交運一家。2月14日,海汽集團(603069.SH)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仍未復工,“影響很大”。

2月14日,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產業分析師汪偉對時代周報記者提出,長期來看,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居民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在出行需求和方式上出現微轉變,比如遠程協作、線上辦公的模式可能降低商務出行量;居家模式下的快速崛起的線上新零售、快遞上門、虛擬現實體驗等可能影響居民多方面的出行需求。

管制趨嚴,疊加復工緩慢,業績焦慮的背後,客運公司的現金流進一步承壓。

受影響的不僅是業績數據。在道路客運企業的運營模式和交運行業格局方面,疫情也催生了新的可能性。

2019年三季報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海汽集團、宜昌交運和德新交運的貨幣資金分別為3.84億元、8.37億元、6161.5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25億元、1892萬元和5250萬元。

原標題: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

短期的強烈衝擊,長期來看未必不是利好。

“比如現在在交通工具上配備的測溫設備;比如目前部分網約車裝上了前後排防護隔離膜;比如有企業提出研究類似‘汽車N95口罩’的車載空調濾芯;甚至乘客的素質上升,以及交運行業整體的抗風險能力增強,都是利於優化整個行業的。”葉青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針對客運企業復工,葉青建議,和大多數行業一樣,可以考慮協調薪酬、合理安排工作時間、合理輪休。“要渡過這個難關,公司和員工都要受點損失。”

2月4日,宜昌交運公告顯示,自1月24日起,該公司所屬客運班線、旅游景區和旅游產品均暫停運營;自1月28日起,三峽機場巴士專線暫停運行,只保障機場工作人員通勤需要;巡游出租汽車和網約車僅限城區內營運,嚴禁出城。

2月14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宜昌交運董秘辦,相關的工作人員則表示,除了一直都在運行的支持宜昌醫護人員通勤以及運送來宜昌支援的外省醫護人員之外,其他的客運業務仍未復工。

海汽集團主要從事汽車客運、汽車客運站經營相關業務,2016-2019年上半年,汽車客運、客運站經營產生的營收占海汽集團總營收的比例均在95%左右。其中,2019年上半年,公司汽車客運貢獻營業收入4.28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80.97%;客運站經營產生營業收入0.65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12.4%,兩項業務占海汽集團主營業務收入比例達93.37%。

在2月15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交通運輸部副部長劉小明表示,今年返崗等剛性客流峰值會減少並拉長,將溢出春運期。

2月14日,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疫情期間對交運服務的提升可能在之後得以持續,從而優化整個交運行業。

多名業內人士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均表示,此次疫情對交運行業的影響是短期的,並且具有階段性特點,隨著疫情緩和乃至結束,客運量會逐步恢復。

根據海汽集團2月6日披露的公告顯示,因受疫情影響,公司主要經營場所(客運站)、班線客運、租包車及旅游客運等業務,按照海南省交通主管部門的要求先後暫停運營。

道路客運承擔著疏通城市“大動脈”和“毛細血管”的重任,隨著返工潮的到來,交通運輸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月12日,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山東、湖南、廣東、重慶、四川9個省份已有序恢復省際道路客運,17個省份有序恢復省內道路客運; 河北、遼寧、吉林、安徽、江蘇、福建、山東、河南、湖南、廣西、雲南、甘肅、寧夏等省份的26個地級市、27個縣級市恢復地面公交運營。

2月14日,交通銀行首席研究員唐建偉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所有受疫情衝擊的行業一季度業績肯定不好,但放到兩三年的期限來看,一個季度的業績波動不足以影響整體行業。

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

宜昌交運並非孤例。隨著疫情管控措施的升級,整個道路客運乃至交運行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

客流或反彈不同於有可能造成基礎設施損壞等自然災害,此次疫情影響的主要是人,疫情期間流動性減少對交運行業造成最直接的影響,但實際上部分出行是剛需。

2月14日,廣州公交集團某分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今年春節期間,公交車的客流比往年少了七八成,公司對公交發班間隔做了調整。

返工潮如期而至,江蘇、山東、湖南、福建等多個省份正有序恢復部分道路客運班線。董登新認為,隨著之後逐步復工,客流會有所恢復,對於中長距離的客運來說,某種程度上,這相當於春運延期。

復工緩慢宜昌交運的主營業務涵蓋客運、旅游綜合、汽車銷售與售後和現代物流服務。據2019年半年報顯示,公司旅客運輸占其營業收入的15.99%。

線路停擺宜昌交運承壓 道路客運集體犯難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西晋第一个皇帝|越南乳瓜|历史故事|越南乳瓜|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安禄山与杨贵妃|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